杨谨

主闪恩和原创
高一住校狗
效率极低摸鱼产出中

【闪恩】如何饲养一条鲸鱼

好吃好吃

四点水战士:

如何饲养一条鲸鱼


 


CP: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私设魔法世界观 人鱼梗


#校园傻白甜恋爱智障喜剧


#和鲸鱼又没关系




 


01


奥兹曼迪亚斯给自己的龙喂第一百零八颗红宝石的时候,吉尔伽美什的魔法波动终于出现了,他盯着那爆着金色闪光的旋涡状空间门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蹲在一旁吃到快噎死的龙胆战心惊地打了一个饱嗝。


“如果不是因为退学威胁,余真的很想在你出现的每一刻割掉你的头,吉尔伽美什。”


“我每时每刻都祈祷着你能早点付诸实践,人生最后一件事是向我挑战足使你载入史册,奥兹曼迪亚斯。”


青黑色的鞋底踩着草坪碾了碾,吉尔伽美什眼角都不动地解散了他的空间咒语,金色的闪电在空气中转了一圈便消失了,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迦勒底的海洋生物学院,空气里弥漫的咸腥的气味让他非常不爽。


“你知道你迟到了多久吗!”


“你要是想起来是哪个混蛋求着我选这门课的话,你就不会敢和我说这样的话了。”


吉尔伽美什踩着湿润的草坪便往前走,也许是近海的原因,四周的温度都比正常的气温冷上不少,这让他原本就恶心的神经更加低了一个级别,若不是奥兹曼迪亚斯的恳求他根本不会选上这门听上去就乱七八糟的课。


乱七八糟的——海洋神秘物种史。


“自熟悉的内陆之地脱离,学习新的世界的知识听上去也不是很差吧……”


“听上去是这样,你给尼菲塔莉的解释充分展现了你作为人类的才华了,我愿意破例为你喝彩鼓掌一次。”


吉尔伽美什嘲讽地双手拍拍发出虚伪的笑声,奥兹曼迪亚斯出乎神奇地没有反驳他的嘲讽,和人鱼种的未婚妻享受更多的恋爱时间的确是他选这门课的重要原因,在过去的半个学期里吉尔伽美什已经拿这个事情嘲讽了他千万亿遍了,然而奥兹曼迪亚斯在这个问题上却意外地没有过分生气。


毕竟一个伟大又幸福的埃及人是不会在意一个孤单的男人说出的嫉妒之言的。


海洋院的建筑和迦勒底的其他学院相比并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唯一的区别在于建筑的内部无论何处都是由魔咒结界控制下的深蓝色的海水,在靠近地面的地方有外院的其他非海洋物种的学生通过的通道,吉尔伽美什站在圆弧形的隔水结界里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湿润的空气,无视了头顶上游动的各种颜色的生物的尾鳍。


脆弱的、脱水便死的、低智的物种,吉尔伽美什再一次确定了他对这个地方的厌恶之心。


<<<< 


海洋神秘物种史作为这个学院里少有的对任何智慧物种都开放的课程,地点是在学院深处的拟态教室,吉尔伽美什赶到的时候第一节课刚刚下课,穿着黑色长袍的魔法科学生正成群结队地挤在教室的白沙滩上聊天,不远处浅蓝色的海水一层又一层地拍打上来,击打在礁石上玩水的人鱼种身上,白色的泡沫衬着他们微卷的鱼尾浮上来,就像是甜点上层层堆叠的彩色奶油。


突然从冰冷地海底窜到热带的沙滩,就算是他们两个人都会产生异常的错愕感,就在下一步的计划还没有诞生在他们的大脑里时,浅水里忽然传来惊喜的声音。


“法老大人,吉尔伽美什先生!”


“妮菲!”


奥兹曼迪亚斯愉快地朝着远处的浅湾招招手,吉尔伽美什看着那黑发褐肤的人鱼种浸没在水里微笑着朝他们点了点头,阳光从头顶照射到她柔顺美丽的头发上,被水沾湿的脸颊上带着人鱼特有的奇妙的光亮。


“她很好。”


吉尔伽美什短暂又公平地评价了一下,虽然他不喜欢海里的这些生物,但是人鱼种的美丽却是任谁都无法否认的事实。


“哼,那可是余的妻子,美貌自然无可非议……”


吉尔伽美什没有在意埃及人聒噪的自夸,奥兹曼迪亚斯既然已经将自己作为惊喜送到他的宝贝未婚妻边上,那么他和这个人做的约定在这一刻就结束了,他提着脚就沿着沙滩往后退去,太阳和干燥的沙滩虽然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但是他今天的心情基数本来就是负数,本能厌恶让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乱七八糟的教室回到魔法科的大厅里开一瓶红酒。


他打了个哈欠朝已经飞快跑到海边的奥兹曼迪亚斯挥挥手,金色的空间咒在他的身后又噼里啪啦地闪起,礁石上成群的人鱼种有些好奇地探出头来看着这个逃课还逃的明目张胆的人类,而远处魔法科的人却已经习惯了他的日常行为。吉尔伽美什有些嘲讽地再看看这个柔软又明亮的沙滩,像是在做最后一次礼节性的告别。


 


砰砰——


这是心脏的声音。


一瞬间,他忽然听见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金色的咒痕忽然间就散去了,像是从没有诞生过一样四周又只剩下带着咸腥气味的海风的声音。


吉尔伽美什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撤去了咒语,像是有东西突然牵住了他的意识,然而这东西消失的速度又太快了,以至于他还没有理解到这是什么,身体已经替他做了不能离开的决定。


他站在原地像是停留了千百年的时间,忽然意识到那是一双金色的眼睛。


海水涨潮的声音瞬间胀满了整个空间,急速压缩的教室里出现了原本隐藏起来的墙壁,对半分的海水和平地飞快地侵没了整个教室,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赶来的奥兹曼迪亚斯压着坐在了椅子上。


“你干什么?现在可逃不出去了。”


“太阳杂种……”


“你叫余什么!”


奥兹曼迪亚斯对这许久不见的垃圾话非常敏感,无数的咒语在瞬间就塞进他的喉咙,然而下一秒吉尔伽美什却抬起头来直视着他,一句话把他所有的咒语都哐哐塞回肚子里。


“告诉本王你的那条鱼怎么弄来的!!!!”


 


02


整整一节课,吉尔伽美什连一个字都没有听清,他趴在圆弧形桌子的尽头撑着脑袋,像是在隐藏自己的瞌睡一样保持着一个姿势。


然而只有他身边的埃及人才知道,他在偷看一个,不,一条鱼。


吉尔伽美什对着角落里的那条人鱼种看了很久,然而就算不是他这样有私心的人,都会留意到那条人鱼。海洋神秘物种介绍上会告诉任何人,人鱼种是世界上最喜欢群居的生物,即使像尼菲塔丽这样选择嫁给其他物种的人鱼,还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同物种的陪伴,为此奥兹曼迪亚斯都不得不忍痛将她送进海洋学院,然而隐藏在角落里的那一条人鱼却隔着所有的人鱼一段不算远但也足够隔离的距离,他和任何生物都隔绝着,像是误入了鱼群的一只孤单的贝壳。


虽然这只贝壳,看上去比任何一条鱼都要漂亮亿万倍。


大概海洋院也知道这门课有多么的无聊,所以一节普通长度的课时都切成了三次上,咕嘟作响的泡沫声落下的时候,熟悉的白沙滩和黑礁石又浮现出来,奥兹曼迪亚斯渐渐明白为什么这门课的选课会如此之高,魔法科的人原来都是跑来这里南国度假的。


但是比起南国度假,他似乎遇上了更加好玩的事情,他看着那个难得变得犹豫的朋友在沙滩上落下了一长串零乱的脚步,忍不住小声压抑的笑起来。


“您又做了什么开心的坏事了吗?”


妮菲拉着他的鬓角朝下拽了拽,奥兹曼迪亚斯握着她的手悄悄地回复:


“我在看世界上第一糟糕的恋爱喜剧。”


 


<<<<<<


金绿色的长发尾端沾着水,蜷曲着垂落在礁石上,如果不是一直注视着他,没有人会在意到在这样偏僻的地方,还有落足的人鱼,吉尔伽美什隐藏在石头后面假装是路过的人,金色眼睛的人鱼蜷缩在青苔落满的礁石上,靠近了却能听见咚咚咚的声响。


吉尔伽美什又靠近了几步,他发现绿头发的人鱼手上拿了一只浅水甜牡蛎,哐哐哐哐地往岩石上砸。


一瞬间他都觉得自己产生了奇怪的错觉,这到底是什么样诡异的场景,魔法科第一的吉尔伽美什在海洋院的拟态岩石边上,偷看一条鱼砸牡蛎?


心里产生了疑问行动就会产生报应,他绕着岩石踩着沙滩不稳,沙沙的声音之下他一脚滑进了浅水,又湿又冷的海水立刻浸没了他的裤子,吉尔伽美什忍不住从牙缝里翻出几个骂人的脏话。


就在令人不齿的话刚出口的瞬间,四周的空气忽然发生了变化,柔软又舒适的金色气息刹那变得凛冽坚硬,像是空气都化成了利剑般包含了浓重的杀气,吉尔伽美什下意识地抬头,却看见逆光的角度里一张看不清表情的脸,阴影塞在头顶上人鱼的每一个角落,黑色的压迫里他只看见一对金色的,立锥般的竖瞳。


原始的杀意未曾包裹着塞在这对眼睛里,吉尔伽美什再一次听见了他心脏起跳的声音,他的血液都像是沸腾一般看着这对眼睛,隐藏不住的意志差点要掀翻他已经学会了压抑的理智。


就在奇妙又复杂的力量快要爆发的瞬间,金绿色的长发忽然滑落在他的肩上,丝绸一般轻轻的触感里,吉尔伽美什忽然闻到了柔软又温暖的气味。


于是他伸出手来。


抢走了人鱼手上新鲜的牡蛎。


 


“等,等一下……”


吉尔伽美什后退了几步躲开人鱼突然而至的攻击,他左右躲闪着身后的空间里忽然泛起了金色的漩涡,从王财里跌落的银质匕首掉落在手心,他飞快地在快要彻底释放力量的人鱼面前脱掉刀鞘猛地一插——


“嘎嘣!”


锋利的匕首撬开了坚硬的牡蛎壳一分为二,他转了转刀柄丢回王财里,然后拿着完好的牡蛎壳,放在了人鱼面前的礁石上。


一瞬间,浮动的魔力好像有些僵硬的停滞住了,吉尔伽美什在这沉默尴尬的空间里想了想,硬是加上了一句:


“给你的,我不吃未烹调的垃圾。”


 


因为紧张而微微翘起的头发降下了,撤掉力量的人鱼长长地鱼尾再次舒展开,他拍了拍滑溜溜的岩石用手拿起已经打开的牡蛎,抬高了脖子整个吞了进去,生贝壳特有的甜滋滋的气味在两个人之间缓缓展开,吉尔伽美什看着脸颊鼓鼓的人鱼把整个牡蛎嚼碎吞下去,然后小心翼翼地又舔了舔自己沾着水的食指。


金色的眼睛此刻变得柔软,沉静,像是平静的海面上倒影的金月。


吉尔伽美什仰着头看着人鱼,他并不喜欢也从来没有用这个屈辱的角度看过一个物种,然而此刻他却觉得,这个人鱼像是要降落在他身边一样适合这个美丽的角度。一瞬间他像是有千万的话语想要脱口而出,然而这条孤单的人鱼却没有回音,这让他觉得可能是他没有学会语言咒语。


神秘物种百科上说,如果对话的双方没有施语言咒语,那么结果会很糟糕,人类听不到人鱼种的频率,而人鱼种则听不懂人类在说些什么。


他想了想,忽然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吉尔伽美什。”


果然,对面的人鱼毫无反应,只是睁着眼睛有些好奇地朝他看,吉尔伽美什万万没有想到迦勒底里还存在着没学会语言咒的神秘物种,他只好再拖长了一遍声音,一个一个地将自己名字的音调复述而出。


虽然在人鱼的耳朵里,只是一堆听不懂的话,然而能让他记住自己名字的发音,也是非常浪漫的事情。


吉尔伽美什沉浸在自己即将拥有一条鱼的虚假幻想里,然而下一秒现实却残忍袭来,就在他漫长地说出第二个音的时候,面前的人鱼却忽然闪身地跃进海里,像是骤然消失般海面上没有留下一点波纹的踪迹,只留下被抛弃了的吉尔伽美什在原地,半截裤子还浸在海水里。


又冰又冷。


 


03


“你就算这样看着余也没用,连妮菲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奥兹曼迪亚斯双手交叉塞在怀里,海洋学院外面的草坪还是湿润的,唯一不同的是第二周吉尔伽美什并没有迟到,他穿着金线绣着胡桃扣的黑色衬衫,曲线优美的喉结从领口里折射着闪耀的光。


“该死。“


“你听余再解释一遍……那条金眼睛的人鱼是上周才转校来的,任何一条人鱼种都没有和他说过话,不,确切的说是说不了话……你别这样看我……人鱼种也分很多神秘物种的,你看上的这条是稀有种,妮菲怀疑他和其他人鱼都不在一个频率上,就算开口说话他们也听不懂。”


“啧,居然这么复杂吗。”


吉尔伽美什咬着牙皱了皱眉,他开始有些后悔二年级的时候逃课神秘生物学,然而在复杂又糟糕的情绪里他居然还升起了一点点的自满,果然是世间唯一的吉尔伽美什,连看上的鱼都是珍惜珍贵到世间罕见的地步。


“不过,余还有一件事得告诉你……”


“希望不是又浪费我时间的废话。”


吉尔伽美什有些紧张又期待地畅行在海洋院的通道里,拟态教室的门虚掩着,他能感受到白沙滩上闪耀的南国的气息。




“我忘记告诉你了……这周是人鱼种的法定休息节,迦勒底的任何课程,他们都不用参加……”


一字,一句,饱含深情,毫无悔意。


奥兹曼迪亚斯情绪异常地将着忍了一周的巨大惊喜和盘托出,戏耍吉尔伽美什的快感让他愉悦万分,站在白沙滩上就仰头开始他奇妙独一的嘲笑声。


还好他没有忘记防御魔咒的念法。


 


吉尔伽美什几乎是瞬间就暴怒着拉开了一半王财,成堆的凶器和魔导书像是战争对垒一般冒出尖角,然而就在他要修正这个该死的埃及恶友的时候,忽然有人从他身后,哆哆嗦嗦地推上了一个东西。


金色的漩涡和防御魔咒在一瞬间消失,吉尔伽美什提起这个被布包裹的盒子打开,浅绿色的食盒里塞着几个被烤过的牡蛎。


“哇,居然有人给你送这个?余今天真是开眼了。”


吉尔伽美什此刻连半句嘲讽都听不见,他动了动鼓鼓的包裹,一只白色的贝壳忽然从布料里抖出来,轻轻地掉落在沙地上。


吉尔伽美什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紧张,然而奥兹曼迪亚斯的眼睛还在戏谑地瞧着他,于是他只好缓缓地蹲下来,捡起来那只小小的贝壳。


尖尖角的贝壳躺在手心里只有一点点大,他好奇的指尖轻轻地碰了碰,突然空间里,响起了一阵奇妙的震动,像是有海鸟从海上点水而过。吉尔伽美什窒息着空白了几秒,忽然意识到那是一句柔软的留言。


“恩奇都。”


每一个音都拉的长长的,像是在教小朋友说话一般,认真又甜蜜。




他叫恩奇都呀。


 


【end。】


 


吉尔伽美什抱着贝壳大喊:“本王有鱼了有鱼了有鱼了……”




————————


系列章节式,会有后续ww



这个小姐姐人设也太好看了吧...
先吸一波( ・᷄ὢ・᷅ )

存稿zzz
小恩真是美颜盛世

可爱的女孩子总能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亲友的娃⬆️摸完去画小恩

克里斯蒂娜
一个接近完美的赌徒

夜莺与玫瑰

p2是绘制的立绘(笑